当前位置:澳门东方皇朝现场娱乐_官方网站 > 滚动图新闻 > 正文

《江城悦读会》| 夏天的旅行

发布日期:2021-06-09 18:43


江城悦读会

嗅书香,品经典,这里是《江城悦读会》。


夏天总是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来临,也许是在一场雨之后,也许仅仅在一段午后小憩之后,它总是带着自己的气息不约而至。每一次的夏天看上去都是差不多,可每一次的夏天总是会发生属于自己的新的故事。今天的《江城悦读会》,就和大家分享艾芜的一篇文章——《夏天的旅行》。


夏 天 的 旅 行

朗读|程苑 作者|艾芜 插图|摄图网

夏天的早上,住厌了都市的人,单是在火车里,看见了蒙着薄雾的青色秧田,开着柠檬色小花的棉地和门前系着一两条黑色水牛的人家,已够心情爽朗了,何况在终点地方,欣欣迎人的,有点缀着海面的茶褐色的风帆和掠人衣袂的湿润海风呢。

夏天真是勾人旅行的季节呵!

在赴吴淞去的车上,心里禁不住暗自这样咏叹起来了。

鹤见佑辅论夏天的旅行:"太阳将几百天以来,所储蓄的一切精力,摔在大地上。在这天和地的惨淡的战争中,人类当然不会独独震恐而退缩的。大批的人,便跳出了讨厌透了的自己的家,扑到大自然的怀里去。这就是旅行。"

这样看来,在暑天,旅行的人倒仿佛近于战士的了,其实呢,比如此次的游吴淞,我只觉得是不折不扣地偷闲而已,同自然抗争之气,是一点也没有的。倘真以炎天之下的远足为勇敢,则那些终日留在机器两侧锅炉旁边流汗的人,敢说他们是懦弱的吗!也许鹤见氏的话是对的,不过这只适合于向"夏日炎炎正好眠"的胖子们说教罢了。

旅行,是娱乐,尤其在夏天,这娱乐,应该普及到一切的人们,虽然在此刻,只能算作梦想,但将来终归是会实现的。

"海风,蝉鸣,六月的太阳。"

住在吴淞的友人,来信说着这些诱人的字眼,我们便开始了夏天第一次的旅行。

在堤上当风走着是惬意的,就是把一双足酱在泥灰寸积的村道中,也很愉快的,因为人在但见屋瓦墙砖的环境里面脱逃出来,便好像得了莫大的解放似的。

坐在一家卖汽水的茅草店内,望见了海面天空和田野,人便觉得是做了大自然的儿子,躺在它的怀中一样。海风作声地吹着,依着藤椅就想呼呼地睡去,虽然我们的唇间,都在不时地流出使人不易倦怠的孩子气那样的话语。

藤桌旁边的泥地上,螃蟹悄悄地爬着,我们不去捉它,也不作声惊动,只是带笑地看着,让它自由自在的。

在村中饭店去,路过芦苇丰盛的池塘,便觉得在我们缓缓步去的足声中,应该有二三只野鸭,蓦地惊飞起来。虽然结果是野鸭一只也没有,但却想起屠格涅夫在《猎人日记》上所写的那些打野鸭的场面来了。因此我们在日光下,信口开河地谈话,便搭着了《猎人日记》这只船,开到了小说的海洋上面。

也许就因为是夏天吧,在海边上,很容易回忆起了南国,从前我所到过的那些殖民地国家。

虽然在这儿并没有看见椰子和芒果的树荫,但望着了精雅的洋式饭店,和店前草地上啜饮咖啡的白人,就好像我已回到了新加坡的海滨公园和仰光的绿绮湖畔一样。

心里起着这样不快的感觉:难道我们的国家,竟同缅甸、爪哇一般的么?


然而,实际上,倘若这时拭着额上的汗,在绿绮湖畔散步,或是海滨公园闲坐,我相信,一定是要更为愉快些。因为,至少不会在绿荫蓬草之间,看见了残缺的墙,和一片乱瓦,那些以往的战事痕迹。

甚么时候才是最愉快的夏天旅行呢?

我想:应该是一切人都能作一次夏天旅行的时候。


夏日的旅行,对于作者而言也许有着深长的意义,那么你呢?要不要来一次夏天的旅行,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自由地享受今日的幸福时光?即使无法出行,也可以在书的广阔世界中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嗅书香,品经典,这里是《江城悦读会》,感谢各位今夜的陪伴,祝您晚安,好梦。

主播风采

本期主播简介:

程苑,无限涪陵主播


主播语录:

在浮躁的生活中坚持阅读,

让生活有温度,

让生命有深度。

本期好书

《人生海海》是由著名作家麦家在2019推出的一部小说。围绕着一个身上缠绕着很多谜团的上校,从一个十来岁小孩的视角展开叙述。故事在窥探欲与守护欲的对抗中推进,矛盾最终在一夜之间爆发,人物的命运开始扭转,谜底逐渐揭开。


《人生海海》中几乎每个人物都历经经历过艰辛、抉择,最终找到自己与人生相处的方式。书名来自一句闽南方言,形容人生像海一样复杂多变,每个人都会经历苦难。而麦家的解读使这个词又更深一层:既然每个人都跑不掉逃不开,那不如去爱上生活。


本期作者简介:艾芜(1904一1992),四川新繁人,中国现、当代作家,原名汤道耕,笔名刘明、吴岩、汤爱吾等,曾漂泊西南边境、缅甸、新加坡等地当杂工、校对、编辑。著有《南行记》《山野》等。近年出版有多卷本《艾芜文集》。


投稿邮箱:flsjldzds@163.com

音频制作/田蓉

编辑/李哲元

责编/张韵晨

监制/孙仕华

总监制/涂猛进